林君故

这儿鹿九暮

目前太芥/勋鹿。
好好学习好好画画。


多指教。

《约会》
太宰治x芥川龙之介
ooc有,私设有。

  正值夏天,横滨街头蝉声不断。
  透过某家饮料店的玻璃可见一男子正慵懒的趴在桌上,一头深褐色微卷的头发被他揉的乱糟糟的,看起来很心烦意乱。
  他伸手关掉了手机上两点的整点报时,噘嘴:“嘛…芥川君怎么还不来啊…都迟到半个小时了…”说着看了看眼前那杯摆了十几分钟的加冰可乐,“可乐里的冰都要化了…”话音刚落,面前的椅子变被一个穿白T恤黑短裤的少年拉开。
  “上课迟到了哦,芥川君。”
  “…抱歉,太宰先生!让您久等了,路上出了点事耽误了,请您不要生气。”少年说完深深地鞠了个躬。这就是太宰口中所说的芥川君,人很白净、瘦弱,给人一种风吹便倒的感觉。
  “如果芥川君想让我不生气的话…就帮我一起解决这杯可乐吧?”太宰说着,一边指了指桌上的可乐,一边递吸管给芥川。尽管芥川不怎么喜欢喝碳酸饮料,但他还是乖乖伸手接过。
  芥川皱着眉一点一点喝着可乐,坐在他对面的太宰则一脸笑意地盯着他,还不忘吸几口可乐。被盯久了的芥川脸上开始渐渐起了一层红晕,他开始四处张望。
  “太宰先生,这次为什么选在饮料店上课?”
  “嘛~当然是是因为想和芥川君来一场约会啦。”
  “太宰先生您又在乱说话…那个,这个是上周的作业。”芥川红了耳根,急忙扯开话题。不知什么时候起,太宰开始各种调戏芥川,甚至有一次还跟芥川说他喜欢他,芥川认为太宰是在开玩笑,生气了好一会。
  太宰叹了叹气,心不在焉的查完作业随便布置了几道题,告诉他不会再问,然后就以去厕所的借口离开了。
  看着离开的太宰,芥川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拿起笔开始写题。但是他根本没办法静下心,太宰刚刚那番话让他很混乱。他自己心里是明白的,他对太宰,有不该有的感情。他一直都认为太宰那样说是在跟他开玩笑,但刚刚他忽然又觉得可能是真的…想到这,他猛的摇摇头,逼迫自己不再往下想。
  太宰郁闷的拿去厕所的借口离开后,到了门口吸烟,眉头始终皱着。他想着他应该在更有把握的时候说的…他开始后悔他的急于求成。他忽然觉得,或许芥川对他并没有那种感情。
  烟燃尽,太宰依旧心烦意乱,他一个转身打算回去的时候,遇见了提着包有些着急的芥川。
  “芥川君…?题目做完了吗…诶…?”话音未落,便被芥川打断:“太太太太太宰先生…!”说着还抬起头用他那漆黑的眸盯着太宰,认真的,一字一句的,“如果太宰先生想约会的话…那在下就陪先生一起…”
  芥川看到太宰在门口吸烟之前还傻乎乎的去了一趟厕所找他,寻找无果时瞥见了在门口皱着眉吸烟的太宰,看起来很不开心。他急忙收好东西跑去找太宰,他想,如果约会能让太宰先生开心一点的话,那他就去。
  太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愣了半天,“噗”的一声笑了出来。
  “芥川君,刚刚打断我讲话了哦。”
  芥川还没来得及道歉便被太宰拉着跑向车站。
  “作为惩罚,就和我一起逃课约会吧。”

  两人在车站等了好一会车都没来,太宰哼着小曲满脸兴奋的看着芥川。芥川还是有点不自在,双手紧张的握着,脸颊到耳根都是淡红色。
  太宰看了好一会,忍不住笑了笑,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重重的吐气吸气。他小心翼翼的低头亲了芥川的脸颊,,在芥川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他轻声说:“芥川君,我喜欢你,跟我在一起。”用不容拒绝的语气。
  芥川猛的一惊,慌里慌张抬头,红着不能再红的脸,对上了太宰炽热的目光,又猛的低下头,不知所措。
  太宰像是知道了什么,伸手揉了揉芥川那不敢抬头,耳根全红的小脑袋。
  车还是没来,只是蝉叫的更欢了,还有一阵一阵的清风吹过。
 
@林子衿衿衿 拖了一个月的生贺。

甜!

凰叔:

我真是太垃圾了_(:3」∠❀)_
完全不会画画
都不好意思占tag了(以头抢地

【勋鹿】好久不见
*还是去年记的梗
*还是拖了很久的文
*私设如山
*ooc有

这年,鹿晗高中毕业。
当所有人都因为考完试而激动地撕书大喊的时候,鹿晗静静地在座位上看着书,看着书中他藏了两年的照片。照片中的人皮肤白净,眉眼弯弯,身体消瘦。照片的背面,用有些扭曲却又清秀的字体写着一个人的名字。
待老师交代完所有事情后,鹿晗提起书包就奔出了教室,他现在想去石景山区的寺庙找许愿树。
在两年前,有一个人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鹿晗的生命里。那年秋天,被老师喊上讲台为大家讲题的人,一脸腼腆的笑,像月牙儿的笑,深深的印在了鹿晗的脑海,挥之不去。
鹿晗伸手摘下耳机,车内嘈杂的声音便窜进了他的耳朵。现在他睁眼闭眼都是那个人,他的眉眼,他的嘴角,他身上的奶香味…
“下一站,石景山,石景山。请要下车的乘客收拾好行李准备下车。”车内的广播提醒乘客下车了。鹿晗重新带上耳机,待车门一开便奔出车厢。从海淀区到石景山区要一个多小时,其中还要两三趟换车。可是他还是决定前来,只因为当初和那个人所许下的不知是否会成真的约定。
他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当初他与那个人许下约定的地方,也就是寺庙内的许愿树。

“呐,哥,高考完我们也要一起来这里哦。”
“好。”

可是却没有然后了,那之后,那个人转学了,也没再联系过鹿晗。可鹿晗却坚信那个人不会说谎,这一等便是两年。
鹿晗再次写了一张祈愿牌,他只写了三个字,是那个人的名字。挂完牌子后他开始四次寻找,找了许久,也没有寻到他想见的人。他有些累了,就躺在了休息椅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…

“啊——真的是累极了,经历了四个多小时的路程终于到了…只是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那个约定呢。”是一个带着奶音的人,他手中的愿望牌写着两个字,鹿晗。他将祈愿牌用力一抛,牌子便嗖的飞了上去往另一边奔去。看来是太用力了。
他眼中一惊,刚想去追牌,变被迎面砸来的牌子止住了脚步。他接住牌子一看,写着五个字——吴世勋,鹿晗。
另一边睡得正熟的鹿晗被一个从天而降的牌子给砸醒了,刚想开口骂人,变被牌子上的内容惊到了——鹿晗,吴世勋。他急忙抬头一看,一个匆忙又熟悉身影。
那个人白皙的皮肤,月牙般的眉眼,消瘦的身体,鹿晗满目惊讶——
“吴世勋——”
“鹿晗。”

end

 

还是没赶上除夕。

【太芥】都与你有关
※ooc有
※写的很渣,勿嘈
※拖了很久的文

  过年了,许愿树下熙熙攘攘的。

  今晚侦探社全员出动,中岛敦带着泉镜花,与谢野拉着国木田,乱步跟着福泽,谷崎牵着直美,贤治和太宰则单独一人。众人都兴致勃勃的,福泽说过年放假,让他们好好玩。

  太宰一个人在街头左转右逛,目光最终停在了lupin上。他轻皱眉头,寻思着要不要进去。他余光一瞄,看见转角处在陪银逛街的芥川,他扬嘴笑了笑,转身进了lupin。

  太宰哼着歌喊老板要了杯酒便坐下,然后笑嘻嘻的和老板聊了起来。也不知聊了多久,太宰忽然一个起身跟老板告别,然后离开了酒吧。

  夜色愈发的浓,雪也比天还亮着的时候更大,人却不见少。踩着地上略脏的白雪,太宰撑着伞,往一个方向走去。路两边的树都盖上了厚厚的雪,树边上的路灯却不知为何只堆积了些许的雪,若此时没有人,这路上将会是白茫茫一片,直到路的尽头。越往前走人群越发拥挤,这条路是通往许愿树的,每年过年的时候,许愿树附近总是人头攒动,所以总是有人在天还亮着的时候便来祈福。

  太宰似乎心情很好,他哼着歌在许愿树前的队伍排队,眼神时不时的往一个方向瞄,收回眼神后,歌哼的愈发兴奋。也不知排了多久的队,终于到太宰了,他提笔写上所想的内容后便往树的方向走去。此时许愿树上早已挂着许多祈福牌了,太宰往上随手一扔,挂到了一个抬头便能看见的好位置。挂完祈福牌,太宰并没有离开的打算,他依旧四处转悠,最后目光盯在一个地方,他走上前去。

  他一抬头,有个没挂稳的祈福牌便嗖的掉了下来,他捡起来,看见了五个字:芥川龙之介。再往上看,还有几个字:太宰先生身体健康。他站了起来,挂着微笑看了看他的右边一米处,有一个他很熟悉的人,芥川。

  芥川挂完祈福牌便开始寻找银,找着找着,他猛的一回头,眼前的祈福牌写着三个字:太宰治。他再看,牌上还写着:小笨蛋君。他无比的惊讶,不知带着怎样的表情,将头转了回去,再抬头,一米处,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,他的老师,太宰治。

  两个人,四目相对。

  忽然,人更多了,雪更大了。

 

我??????

千灯:

来啊吃刀啊
【p2p3评论严重剧透注意!!】
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还是不说了
官方发刀最为致命

《我马上会到达你的身边》
出处:鹿奈/君九/暮昇。
cp:太芥
ooc有。
雷误入。

  芥川龙之介死后一个月。
  “太宰先生,国木田先生喊…”国木田独步命令中岛敦去找太宰治,中岛敦走到太宰治家门口时,发现他准备出门。
  “敦君——你就跟国木田君说你没有看见我哦,太阳落山后我会回去的。”太宰治说完之后准备离开。
  “太宰先生要去哪里?”中岛敦问道。
  太宰治回头朝中岛敦微微一笑:“这是秘密哦。”
  “太宰先生…”太宰治不等中岛敦说完,就迈步离开。“太宰先生…最近很奇怪。”
  “嘀——嘀——”中岛敦的手机响了。
  “国木田先生?啊?跟着太宰先生…?啊,是!”中岛敦叹了口气,又悄悄跟上太宰治。“国木田先生最近也很奇怪…”
  中岛敦跟着太宰治东绕西跑的到了一片废弃的荒林,此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,没有那么炎热,且不时有风吹过。中岛敦不禁打了个寒颤。“忽然不想跟上去了,有点可怕…”
  “再可怕也要跟上去,一定要搞清楚太宰最近究竟在做什么!”熟悉的语气在中岛敦耳边响起,他被吓得差点跌到地上。“国木田先生…”
  国木田独步忽然猛的揪住中岛敦往荒林里走,边走边责怪中岛敦:“啊——都怪你这小子又跟丢了!”
  “国木田先生…我们现在应该往哪里走?”到了荒林里,望着一望无际的树木,中岛敦挠了挠脑袋,看向国木田独步。
  国木田独步伸手推了推眼镜,叹了叹气:“那我们现在只能往里走了,去荒林中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了。”说着便继续往荒林中走。
  “哦哦…好的。”中岛敦说着跟了上去。
  二人越走里面的地形越复杂,感觉怎么走也只是在原地绕圈,走不到另一个地方。
  “感觉我们迷路了。”国木田独步皱着眉,咬了咬牙,“该死的太宰,等找到你以后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
  “咦?!”中岛敦忽然目光呆滞,浑身冒冷汗,“迷迷迷迷迷路了…??!那我们现在怎么…啊——”中岛敦不停的往后退了几步,忽然脚下一滑,摔了下去,摔之前还不忘拉住国木田独步的脚。
  忽然被一只手拉住的国木田独步也是一惊,低头一看是中岛敦,刚想把中岛敦拉起来就被中岛敦给拉了下去,两人就这么一拖一拉连滚带滑的摔到了一个地方。
  国木田独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和沾到的叶子,看了看把自己拖下来的中岛敦,刚准备好好揍他一顿,眼睛无意间看见了坐在林里的太宰治,于是便伸手捂住中岛敦的嘴,并指了指太宰治的方向,示意他安静。然后拉着中岛敦躲在树后。
  太宰治忽然听到两声“嘭”的声音,他瞄了一眼声音的方向,发现两个沾到泥土和叶子的头,于是耸了耸肩,“啊呀,居然找到这里了吗…”他转身放了些东西,“算了,反正迟早会被知道的——是吧,芥川君?”然而并没有人回应他,毕竟他是对着芥川龙之介的墓碑说的。
  听到太宰治说的话后,国木田独步伸手推了推眼镜,便想拎着中岛敦离开。
  “国木田先生?不抓太宰先生回去了?”中岛敦似乎没有听见刚刚太宰治说的名字。
  国木田独步问道:“你没有听见太宰刚说的什么?”
  “芥川?”中岛敦说完便是一惊,“芥川…??他不是…”话说到一半,他忽然停下来看了一眼太宰治,又说,“…明白了。”然后就和国木田独步安静的离开了。
  “咦——居然走掉了吗,”太宰治朝两人离开的方向望了望,又笑,“不过这样也好,没人可以打扰我们了呢,芥川君。”
  太宰治打开带来的袋子,里面装着无花果和红豆沙。太宰治把东西拿出来摆在芥川龙之介的墓碑前,轻笑:“今天也带了芥川君爱吃的东西来,芥川君你今天也会很高兴吧?对了,最近的横滨突然就很平静呢,黑手党和侦探社之间也安静了好一阵子,大概是敌人被赶出横滨的原因吧。我也有好些时候没有去看织田作了,我得找个时间去看看他了。说到织田作,芥川君当时还真是可爱呢…对了小银最近过得也挺好的,不过你刚走那会她伤心的不得了…哦对了,我今天又尝试投河了,啊不用说芥川君你肯定也是知道的,我又非常不幸的被一对情侣救了,果然还是非常的不幸啊…”太宰治低头沉默了一会,“芥川君…真是抱歉,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成功的到达你的身边,但是你放心好了,很快的,请再耐心等我一会。”太宰治半跪再墓碑前,将头抵在芥川龙之介那冰凉的墓碑上,并伸手抱紧,仿佛想将冰凉的墓碑给变的温暖。
  太阳快落山了,太宰治不舍的松开了手,起身轻叹道:“要是我还能再抱你一次就好了…我要走了,下次再来看你。”
  太宰治转身走了几步,又停了下来,转身,望着芥川龙之介那冰凉的墓碑,努力做出微笑的样子,道:“请稍等,芥川君,我马上回到达你的身边。”

END
 
 

《七点九十四分》
出处:鹿奈。
cp:勋鹿。
私设有。
ooc有。
雷误入。

  他总是喊我哥,从认识的时候就是,他对其他人几乎都是直呼名字的,但他喊我喊哥。
  他喜欢喝奶茶,我也一样,只不过他喜欢的是巧克力味而我喜欢的是香芋味;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香芋味和巧克力味的奶茶似乎成了绝配,很多人到店里时,总会喊一声:“一杯香芋,一杯巧克力。”
  很久之前,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,我送了他一只镯子,是卡地亚。他有一种,我也有一只,他戴左我带右。他笑说:“怎么看都像是情侣戴的呀。”我也笑:“那就情侣吧。”说完看了看他,他露出了他那独特的月牙儿,我竟看得入了神。
  后来,我离开了。离开前一天,他整整一天都躲着我,不肯见我。
  离开前不久,我们静静地坐着,享受着暴风雨前的静谧。他不语,我也不语。
  我该走了,我看了看他,他咬着牙,红着眼眶。
  “再…再见。”我努力拉扯出一个微笑,转过身去,很努力的不让眼泪落下来。可刚抬脚走出一步,泪水便不受控制的落了下了来。
  “鹿哥…!”他喊我,我停了停。
  “再…再见…”一向说拜拜的他,说了再见。
  我咬咬牙,继续往前走。我不敢回头,我害怕被他看到我眼里还止不住的泪,也害怕自己看到他通红的眼眶、欲出的泪而舍不得离开。
 
  我伸手擦掉眼角残余的泪,收起与他的合照,苦笑。
果然,又梦到他了吗。

  我拿起手机,定睛看了看,八点。我打算出去买点东西回来。
  现在的北京已经是四月份了,可还是有微微的寒意。我去便利店逛了一圈,随手塞了几包咖啡便买单离开了。
  我忽然停住了步伐,看着眼前的奶茶店。
究竟有多久…没有进去过了呢?
  “这位帅哥,你好,今天4月12日店内买一送一,请问你要来一杯吗?”店员很是友好。
  我一愣,今天4月12日了啊…他的生日,也不知道,他现在怎么样了。
  “一杯巧克力,送香芋的。谢谢。”我朝店员笑了笑。
  店员的手很巧,不一会便将两杯奶茶递到了我眼前。
  我提前两杯奶茶,上了二楼,准备找个位置休息。我忽然一惊,两杯奶茶从我的手中滑了下去,我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  少年面前放着巧克力味的奶茶,对面没有人,但放了一杯香芋味的奶茶。少年微微一笑,眼睛弯成我熟悉的月牙儿:“鹿哥呐,谢谢你今天陪我过生日。”显然是在自言自语。
我张了张口,发出两个很久没有念过的音节:“世…世勋…?”
  他抬头,也是一愣,随即走过来,捡起地上我掉落的两杯奶茶,牵着我。
  “鹿哥,谢谢你今天陪我过生日。”我看到他眼里落下惊喜的泪,而泪水也模糊了我的眼睛。

  那天,他牵我手的时间是8:34,刚好是7:94。

END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山茶不是茶:

最初喜欢上这两个人还是在去年五月,六月份写了这篇分析的划水版(?)那时候属于热恋期,TV播出各种意义上的虐两人的关系,原版分析也是靠着这两重原因和一腔热情写的。后来为了一些现在想想太不着调的原因重看觉得实在是太水了,只好从头到尾大改,把内容变得更充实,错掉或漏过的一些细节补齐。
昨天发的时候,才注意到,啊,原来已经过去一年了,感觉什么都没变又好像变了什么。重修的时候好像找回了一开始的那份心情,有点没出息的哭了一下,他们真的是太好了,喜欢的感觉仿佛要从心口里溢出来,而我的言语不能表达出万分之一。